【南方都市报】“后岭南”:继续岭南画派的革新精神
录入时间:2017-03-29

广东美术馆推出《“后岭南”与珠三角》大展  


江衡作品《落花》。


周湧作品《二人转》之一。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实习生凌芷莹 1991年7月,广州美术学院老师,艺术家黄一瀚、左正尧、李劲堃等共同提出“后岭南画派”的概念。2002年9月,广东美术馆策划举办展览“现象:后岭南与广东新水墨”,后岭南的概念首次出现在官方美术馆的展览中。

  3月28日,由广东美术馆、省美协、省中国画学会主办的《“后岭南”与珠三角》大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邀请“后岭南”成员实现一次十五年后的再聚合,并与学者或理论家共同对话。参展艺术家有:方土、方向、王璜生、庄小尖、李劲堃、李东伟、何枫、陈迹、陈映欣、林蓝、卢小根、左正尧、肖庆书、张瞄、黄国武、王绍强、江衡、陈侗、周湧、黄一瀚。将展至5月20日。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展览,追溯“后岭南”,重提广东的革命精神,为广东美术的研究提供新鲜的角度。

  “后岭南”是当时最突出的先锋水墨实验者

  早在1980年代初,珠三角地区已涌现有“大阿龙画会”这一实验性水墨群体,虽属开水墨变革风气之先。后来,真正较有影响力的新水墨现象,应属“后岭南”的出现。

  从字面上看,它与岭南画派有着天然的渊源,来自本土的后岭南艺术家都出于岭南画派一脉的艺术系统。因此,他们在创始时期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区别于广东美术“泛岭南”的模糊语境并表达出岭南画派时下的意义。

  “后岭南的提出,一方面是向掀起了现代化浪潮下中国画画坛的首次变革的岭南画派的一种致敬与驳接,另一方面,后岭南打破了当时‘泛岭南’的固步自封、退化的水墨现象。”策展人孙晓枫向记者表示。“后岭南”成为当时最突出的先锋水墨实验者,体现着地域文化特点的个体化探索。

  岭南画派的十五年之“变”

  时隔十五年,广东美术馆再次启动对“后岭南”这一广东历史上的新水墨美术群体现象的整体回顾,同时也是对珠三角水墨实验的先行者们的当下状态的一次呈现。与2002年“现象:后岭南与广东新水墨”展有所不同的是,此次展览重点在于站在历史的观看距离上,追索“后岭南”发生的机制,厘清此一现象内在的诉求、内部构成,将“后岭南”重新放置于珠三角的现实经验中。

  孙晓枫告诉记者,后岭南的提出首先是对“泛岭南现象”的反拨,其次是对九十年代初这种流行、后现代主义的影响做出的反应。“但是后岭南不是一个很强烈、很完整的观念,它体现的是对当时整个文化语境的反拨行为,这是“后岭南”最有意思的地方。我们整个文化语境已经产生了变化,现在重新开启后岭南的观察,包括对后岭南十几年来的历史梳理,是适当其时的。”

  对话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

  “后岭南”不是一个画派,也不是一个定论

  Q:为什么重启“后岭南”展览?和十五年前相比,当下重提“后岭南”的意义是什么?

  王绍强:广东美术馆在2002年做过“后岭南”的展览,这个展览的学术性得到业界的认可。从我前年到美术馆以来,对美术馆的学术进行了梳理,觉得“后岭南”这个提法非常好,决定重启这个系列。

  和15年前相比,整个社会的观念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重提主要基于当下如何看待自身文化,从这个角度考虑。15年前更多是求一种突破和变革,但今天我们的责任更重了,我们要思考如何在一个国际文化语境底下思考广东艺术,使之与国际产生沟通。

  Q:从美术馆的角度来说,广东美术馆对后岭南的研究有着怎样的责任?

  王绍强:广东美术馆对岭南画派的展览、研究和收藏有着很重要的责任。一个是如何继承,一个是如何革新,如何与当下新的文化语境进行对话。如 何 让 年 轻 人 理 解“ 岭南”,如何把中国方法和西方哲学连接起来,如何走进新的传播体制里面去,这是作为一座国家公立美术馆必须思考的。

  Q:你如何理解“后岭南”与岭南画派的关系?

  王绍强:岭南画派是广东美术的一张名片。我们要研究它、探索它,同时要提出问题。后岭南的提法是站在社会学的角度去思考的,这个问题是它在当下社会的变革下,如何用更新的视角看待岭南画派,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

  岭南画派的精神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个“革新”,我们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高剑父、陈树人在留学日本后创作出来的面貌是全新的,那已经是一百年前了。我们今天在革新的时候,不能忘记前辈的精神。岭南画派因为地理语言的关系,我们在沿海,毗邻港澳台和东南亚,有海洋文化的特征,所以我们敢为人先,这个精神不能忘记。

  后岭南不是一个画派,也不是一个定论,它给大家的是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希望这个展览对广东美术的研究提供新的角度。

作者:朱蓉婷

 




日历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