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为什么思考颜色?

录入时间: 2017-07-31

 

为什么思考颜色?

很长时间以来,包括“艺术界”人士在内,大多数人对颜色的定义停留在印象派、马蒂斯、德劳内、约瑟夫·艾伯斯这些人身上。

 

许多人这样说:

“颜色仅仅是为了给形状上色……

颜色是为了组合出美或丑……

颜色是琐碎的……

颜色是一段已完成的章节……”

 

奇怪的是,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超巴洛克式多彩”的社会,我们从不去质疑由颜色所组成的这些东西:人们相信颜色是形状的细枝末节,仅仅是一种用来填满形状并因此组成一组“形状-颜色”的稳定的事物:如红色的苹果,白色的桌子。

 

同时,亚里士多德、歌德、牛顿、托马斯·杨、谢弗勒尔以及艾伯斯都认为,颜色的本质是不稳定的。

 

我认为:

抛开附加性和象征性的独立色彩,就像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现象,我们也被包含在其中;

 

色彩在这样的不断变化中产生“独立的真实”: 之所以称之为“真实”,是因为这些事件发生在空间和时间里;之所以称之为“独立”,是因为他们不指向任何自然中的事物。

从参与到互动(From The Participativeto The Interactive)


从参与到互动(From The Participativeto The Interactive)

 

我一直认为艺术作品是和社会以及艺术家创作它的时代形势分不开的。在1954年我在街头摆放了一些可以操纵的作品项目,不是源自一种纯粹的美学思考,而是受一种社会焦虑的驱使。

 

当我还是艺术学院的学生时,我认为艺术家应该反映并见证他所处的时代特征,引起人们的关注,从而引导他们改变“观念”和态度从而开启精神的道路。那时我自负地以为艺术家在画布上表现他的不安和幻想,目的是让人们被动地“崇拜这件作品”,然而一个手工艺者或者工人也可以在他的工作中这样做。

 

或许可以通过一些“参与性的作品”的实现,可以改变这种感觉上的被动服从;也就是说,艺术家“强加”一部分他的想法,观众通过手动参与来完成,或者让参观者在作品前移动到使他满意的那个视点为止。通过这种方式,就实现了在“艺术家”和“信息接收方”之间真正的相通。

在我的作品中,借由可操纵的物体、偶然性、短暂性以及永久变化中的“情境”的帮助,我创建了一些情景,并由此阐明了一些色彩世界的研究成果,有时是完全新颖的。

 

从操作支持到数码支持的变化,让我得到了其他的交流可能。此外,在为电脑设计的作品“偶然性交互色彩实验”中,人们进入我的研究的内心深处和精神核心,就像带着乐谱做出的解读。

 

 

色彩的环境(Chromatic Environment)


色彩的环境(Chromatic Environment)

 

追求城市空间的诗意。

 

一件融入城市或居住区的艺术作品应是可以保持改变的新事件。这是一个新的方法,可以将其与都市家具的实用性物品区分开来。

 

我设想在城市和居住区完成的作品是一种可塑的对话,这种对话能在时间和空间中产生一些“情景”和“色彩事件”,从而改变观者和作品之间的辩证关系。

 

 

 

 

 

 

 

色彩渗透(Chromosaturation)


色彩渗透(Chromosaturation)

 

这些艺术作品都源自一个理念—“文化”通常都是由“最基本的事情”开始形成的。简单的情况为思考过程提供了良好的基本条件,造就了一些特别的感受和想象。

 

虽然长久以来我们都没法改变“色彩的概念”,但假若我们改变其基本条件,即色彩的空间性而非其形态,我们或许能发现我极力想要表现的东西。

色彩渗透是一个由三个不同颜色的房间组成的人工环境:红色,绿色和蓝色。这三个房间的颜色笼罩着每一个进去的人,使其处于一种“绝对单色”的环境中。

 

当人处于单一色彩环境时,视网膜因为习惯于同时感知到一系列丰富颜色而产生混乱感。这种混乱感就像导火线,唤醒了观者意识中对色彩的认知:色彩是产生在空间中的一种实物,不需要任何形态的帮助,也不需要任何支撑,不属于任何文化惯例。

 

 

 

 

 

色彩干涉(Chromointerferences)


色彩干涉(Chromointerferences)

 

将“色彩模型”的平行线重叠覆盖在平面上,能产生一种根据观察者的距离而变化的染色效果。

 

当布置过多的运动的线状色彩时,通过机械式的移动或者观察者的移动,就会产生第二种变化,画面里不包含的一些颜色将会出现。

与颜色相互孤立时相比,作波状移动(不同于真实的色条运动方式)时其亮度更高。它们从二维阶段进入了不真实的视容积阶段。

 

色彩诱导(Chromatic Induction)


色彩诱导(Chromatic Induction)

 

人们以为肉眼对互补色的观察和“后图像”现象、视觉暂留现象之间存在联系。也就是说,如果眼睛盯着一幅红色的图看一段时间,当视线转移时,图形会在眼中停留几秒,不过是绿色。如果图是蓝色的,暂留的就将是黄色,等等。

 

这是在两个阶段里的同一视像。

 

把这些信息和“色彩模型”联系到一起,我就得到了可以同时呈现其互补色或诱导色的作品。

 

 

色彩添加(Additive Color)


色彩添加(Additive Color)

 

 

 

 

这些图解概述了几千年来绘画的构成:一个挨一个的色块。

 

这些色彩面的区域里,存在一个感知的敏感区域,这来自眼睛本能的预测性创造,从而产生了一种“后图像”效果。

 

把这个敏感空间里产生的现象孤立出来,就得到了被我称作“色彩模型”的元素。通过分解“传统的颜色”的面,我把它变成一系列的平行线,线条的密度根据想要得到的组合形式而改变。

 

这样我们就得到了 “色彩模型”的第一个基本组成元素。

 

把两个第一基本元素并置在一起,在“色彩模型”中进行转化,产生了可变化、不稳定的第三种颜色,它是由观察者的距离、观看角度和环境光决定的。

 

物理色彩(Physichromies)


物理色彩(Physichromies)

 

物理色彩是指一些能呈现色彩其他形式和条件的结构。

它们随着环境光和观众的情绪改变而改变自身,从而以一个不断演变的状态向空间投射出颜色。

“色彩模型”的叠加,使不同的“色彩氛围”以增加、反射或减少的方式出现或消失。

 

-加色法: 内部“模型”根据观察者距离的不同而发生不同的自我融合。

 

 

-反射的色彩: 光线遇到内部“模型”并反射到结构的垂直元素上。

 



-减色法: 光线斜对角穿过透明滤色器,给内部“模型”染色。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相关文章

主页 检索
日历
二维码
扫黑除恶

广东省文化厅扫黑除恶举报方式


举报电话:12318
举报网站:“广东省文化厅公众服务网”中“业务投诉箱”
举报网址:点击举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