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论文|经营亲子关系的理想地——探讨艺术博物馆的家庭教育项目

录入时间: 2020-06-12

经营亲子关系的理想地——探讨艺术博物馆的家庭教育项目

 

文/刘端玲(广东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

注:本文为2017年国家艺术基金中央美术学院博物馆教育与策展海外研修资助项目

 

摘要:本文通过论述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作者任职的广东美术馆的家庭教育项目,探讨艺术博物馆作为亲子关系的环境支持系统,应具备的认知、功能和价值,使之成为经营亲子关系的理想地。

关键词:艺术博物馆、家庭教育、亲子关系


201711月,有幸参加中央美院与美国博物馆联盟主办,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博物馆教育与策展”海外项目,在纽约现代艺术馆作为研究员驻馆一个月,与馆内的同行们深入交流,参加内部工作会议,作为观察员及志愿者参与到项目的执行,期间还走访了纽约的众多艺术博物馆,收获颇丰。如果说10年前在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教育部交流的一个月让我心潮澎湃,10年后MoMA教育部的一个月则让我心生敬意。我想这两次交流与实践都会对我所任职的广东美术馆公共教育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2008年刚调入公共教育部时,通过“与广州三年展说Hello”第三届广州三年展公共教育系列活动奠定了广东美术馆公共教育现行的常规项目:大型展览的主题活动、导览(语音导览、一起看展览、微信蓝牙定位导览)、讲座与分享、艺术工作坊、美术馆课堂、墙外美术馆。[1]


08年底受法国驻华大使馆的邀请,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教育部工作了一个月,同仁们的天马行空、自由创意以及公众与艺术的积极互动令我惊叹又兴奋,受到启发的我回来后将兴趣点放到了教育性互动展览的策划和制作,先后策划了“渗透的色彩——Cruz Diez的互动教育空间”、“通过艺术看自己——与曾忆城一起观看世界”、“通过艺术看自己——与仰民一起游走迷宫”、“抽象艺术中的音乐”等公众与艺术深入互动的展览与作品创作,形成我们新的品牌项目“艺术实验室——探索公众介入艺术的新形式”。


MoMA的教育项目形式与我们的常规项目很接近,但深入了解,发现在细致度、体系化上,我们与之是有差距的,这是他们长期积累和思考的成果。在这样一套完整的体系下,能保证项目的质量和完成度。体系化的建设和更加细致的项目设计将成为我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之一。

 

博物馆公共教育策划一般都是以服务的人群来分类,根据人群的属性、年龄等差异进行针对性的项目策划,满足不同层次的公众需求。

 

从博物馆中可以学到什么,出了兴趣之外还有什么能激发人学习的欲望?人们能否在博物馆中嘘唏,博物馆能否理解观众的真正需要,这些都关系到博物馆的生死存亡。[2]

 

家庭公众是博物馆服务的重要公众群,令其在工作和学习之余的空闲时间,一家人其乐融融,在参与博物馆的教育项目中得到知识、休憩心灵、愉快沟通与共处,构建和谐亲子关系,提升个人和家庭的生活质量,这是我们教育部门策划家庭活动的初心和目标。

 

博物馆传播属于大众传播的范畴,就亲子观众而言,亲子观众需要“使用”博物馆这个媒介并获得“满足”,亲子观众接触媒介的目的是为了满足特定的需求:学习知识、收到文化艺术熏陶、开阔眼界、休闲社交、建设积极亲子关系等需求。[3]

 

观众对博物馆的期待和要求:博物馆安全环保,干净整洁,有宽敞明亮的活动空间;吸引孩子,最好有动手活动,让儿童得到知识、文化审美方面的熏陶;在博物馆教育活动中方便亲子情感沟通和交流,促进亲子关系的建设;希望教育方式灵活,非说教地教授道德、礼仪、历史等知识给孩子;亲子均能够身心放松地共同享受美好休闲时光;博物馆有新意、有趣味,成为亲子观众有意愿反复参观的地方。[4]

 

亲子关系原为遗传学中的用语,指亲代和子代之间的生物血缘关系,在心理学中指的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相互关系。作为家庭中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种关系,亲子关系具有极强的情感亲密性,他直接影像儿童的身心发展,并将影像他们以后形成的各层次的人际关系。[5]亲子沟通是实现家庭教育功能的重要方式之一。家庭中的亲子沟通是指家庭中父母-子女之间交换资料、信息、观点、意见、情感和态度,以达到共同的了解、信任与互相合作的过程。父母通过训练和榜样示范塑造了儿童获取规则的能力,并且主要是通过亲子交往来实现的。[6]

 

亲子关系和早起家庭教育是儿童社会化和人格发展的核心和主要动因,对儿童的成长有着决定性的影像。[7]

 

良好亲子关系的建立要从三方面入手:一是父母,二是儿童,三是环境支持系统。[8]毫无疑问艺术博物馆作为环境支持系统,其功能的建设显得尤为重要。

 

影响亲子关系的环境支持系统,它主要有三种功能:情绪上的支持、工具性帮助(包括咨询、建议等)和提供社会期望(即提供什么是适当行为、什么是不适当行为的引导)。一方面,加强对家长实行亲职教育,另一方面,通过开展各种符合儿童年龄特征的活动,引导儿童客观、全面地认识自己,提高自我评价和评价他人的能力。[9]所以对于家庭公众的细分通常以孩子的年龄作为基准。

 

家庭公众的分类

 

各个博物馆根据自身的条件和资源针对不同年龄层次孩子的家庭策划活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教育活动针对的家庭孩子年龄从18个月到17岁,蓬皮杜艺术中心有针对新生婴儿的干预实验性项目,常规家庭项目则是两岁开始,MoMA的家庭项目是从四岁开始。限于广东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成缺少低龄儿童教育的专业人员,广东美术馆的家庭项目在很长时间内是从六岁开始,今年我们与墨尔本大学幼儿教育专业的学生合作,结合影像三年展作品设计了4-6岁小朋友的课程,从而将4-5岁龄段纳入我们研究的对象。

 

研究表明,“2岁孩子集中注意力的平均时间为7分钟,3岁平均约9分钟,4岁平均约12分钟,5岁平均约14分钟,6岁平均约17分钟……”


18个月——2

 

这个阶段属于婴儿期,孩子注意力集中时间很短,活动的策划及开展需要专业的懂得幼儿心理和教育的老师参与,一般会采取讲故事的形式进行,或者结合音乐的形式。这个阶段孩子的项目时间一般都不长,因为资源及条件的限制,一般都是作为实验性项目实施,做成常规项目的机构并不多。


2-6

 

蓬皮杜艺术中心教育部有专门针对2-5岁的幼儿的项目,2-3岁主要还是展厅内的参观,4-5岁则结合教室内的创作。


2-3岁孩子的注意力集中时间大在10分钟以内,为了能够一直吸引他们的跟随,带领老师有两位,一位是负责作品的讲解,一位则是负责戏剧的表演,每到一个作品前,戏剧老师先行表演,吸引孩子的注意力,然后开始作品的讲解,每件持续不超过8分钟,否则孩子们就开始神游或者自动四处游走。一场活动下来工作人员颇为劳累,同事们跟我抱怨这个年龄层的活动花费精力和资源颇多,细节特别琐碎,中间还要预备孩子们进食的时间和场地,但是教育部主任坚持,大家只能继续。主任帕特瑞斯很有艺术家气质,勇于尝试和挑战。我个人相对比较谨慎,考虑到广东美术馆公共教育部门自身的资源限制,2-3岁这个年龄层一直还未尝试。


4-5岁孩子则是展厅导赏+室内创作,从艺术基础的颜色、形状等元素入手,通过馆藏作品加深孩子的印象和理解,然后回到艺术教室进行主题创作,创作部分更倾向于分组合作,一组孩子共同完成一件主题作品,培养孩子们的协作沟通能力。“说到创造性的集体活动,尤其是当整个团队致力于同一个‘创作动机’时,这将大大激发参与和合作的意愿。但是,只有当一个孩子意识到他无法独立完成整个团队的工作时,团队合作才能变得有意义。”[10]


MoMA则为4-6岁的孩子设置家庭项目,家庭项目设置在周末,一天之中分设展览导赏、电影项目及工作坊,家庭公众可以根据兴趣和时间分别报名。展厅导赏部分按主题不同由教师带领,志愿者老师配合,家长陪同,导赏老师选择展厅中的不同作品设计主题性导赏,并将实践创作部分融合到导赏过程中。项目主管会抽取项目跟进,与教育人员探讨活动细节,并全程观察和记录,及时给出评语,整个程序细致全面,家庭教育项目的主管Elizabeth给我传来项目主管使用的家庭项目观察表(见附件1)和教育人员使用的教育人员评估表(见附件2),是很好的参考。

 

广东美术馆针对家庭公众的项目主要是艺术工作坊与美术馆课堂,一般我们会注重两种形式,一种是家长和孩子共同完成一件作品,家长协助孩子完成孩子们不能完成的部分,例如版画工作坊,孩子们在木板上完成绘画创作,家长协助刻刀使用部分,然后共同印制出版画作品。另一种是让孩子和家长分别就同一主题分别进行创作,过程中家长不可干涉参与,完成创作后共同展示分享和讨论。两种教育活动一个主要是为了在亲子合作中增进情感,后一种则是让双方感受成人和孩子的不同思维和创造,增进理解。家长们会发现自己孩子的创作中的世界奇幻多彩,虽然自己看不懂,但是孩子们之间却能够很好的理解,从而反视自己平时与孩子的相处。

 

亲子关系和早起家庭教育是儿童社会化和人格发展的核心和主要动因,对儿童的成长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中国家长式威权文化使得我们的干涉型父母比重大。“干涉型父母管教下的子女,一般身心发展迟缓、情绪不稳定、忍耐力差、爱推卸责任,而且依赖性强,缺乏远大的目标和理想。[11]


我们曾经有一个场景故事工作坊,让孩子们绘出自己暑期外出的旅行或是自己想象的一次旅行,绘制成长条的场景连图,同时制作一个以自己为主角的人物皮影公仔,以演出的形式讲述自己的旅行故事。一家母女在现场争吵起来,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想画自己去黄山的旅行,妈妈认为去黄山的时候天气不好什么都没看见,让女儿换一个。女儿不肯,妈妈则生气闹着要走。我们劝说妈妈让女儿自由创作,告诉她在这个活动里家长只是协助的角色。后来女孩画出了徽州民居、茶园、田地、牌坊、奇松、怪石,得到大家的赞誉和肯定,在之后的讲故事环节女孩自信流畅,妈妈则一直默默协助女儿完成表演。我不知道这位母亲的内心是否有反省思考,但是她能够陪女儿完成活动,一定看到了女儿拥有自己没有的观察能力,也许会回去想想女儿的那句“什么都要别人按她的想法去做。”然后试着调整自己的方法。

 

教育空间

 

教育空间是发展亲子关系环境支持系统重要的组成元素,各个美术馆都在建设自己的教育空间,根据教育活动的类型分为举办工作坊和课堂的独立教室,以及配合展览在展厅开辟的教育空间。

蓬皮杜艺术中心大堂左边有一个300平方的儿童空间(Galerie des enfants),此处常年举办各种教育展览:或是配合主题展览或艺术家个展策划的教育互动展览,或是邀请艺术家为观众特别制作的互动展览作品, 定时为家庭和学校开展教育活动。大堂的多个空间也可以举办临时性的教育活动。教育中心则设有3个封闭的教室和教育团体接待处,此处举办创作型工作坊和课堂等。

MoMA也是有专门的教育中心,设有接待处、3间可以自由连接或分割的教室,一个中空大堂可以做展示,一个多功能放映厅,一个孩子的艺术实验空间。在展厅面向内庭院最美景致处有约200平方左右的艺术互动区,同事告诉我大堂楼上的书店也即将成为教育空间,因为管理层意识到展厅内的教育空间已经成为公众驻留时间最长的区域,同事们一致认同我的结论“你们把最美的风景留给教育空间,是因为这里是观众在观展之后,与艺术品对话和思考的地方吧!”。

 

大都会博物馆拥有三层的教育空间和教室,开展的教育活动层次丰富。惠特妮美国艺术博物馆则是在五层大楼的整个三层设为教育空间。

 

广东美术馆在2010年正式在大堂的二层开辟和成立了约200平米的教育空间,虽然不大,显眼的位置和舒适的环境也成为公众喜爱的场地,举办了大量的艺术课堂、工作坊、讨论及分享会,以及公众互动的教育性展览。

 

作为观众深度介入艺术的发生地,教育空间愈来愈显示出其重要性,越来越多的博物馆意识到这个互动区域的作用,MoMA的家庭项目考察表里,“是否拥有足够和舒适的教育空间?”特别列入考量范围。

 

结语

 

作为经营亲子关系的环境支持系统,博物馆相对家庭的私密散漫和学校的严肃规矩,具有其开放活泼的特点,艺术博物馆的学习不强调标准答案,而是鼓励公众与作品更多互动,结合自己的经验和情感去理解作品。艺术博物馆的学习注重营造愉快舒适氛围,引导激发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增进亲子间的理解和谐。作为经营亲子关系的理想地,艺术博物馆须具备以上的认知,同时拥有优质的艺术资源和舒适的空间环境,并将其创造美好价值的理念传递给公众。

 

注释:

[1] 刘端玲. 通过第三届广州三年展公众活动谈艺术博物馆(美术馆)公共教育[J]. 美术馆,2008B15

[2][]乔治 E.海因(Gorge E Hein)著,李中、隋荷译《学在博物馆》,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102月版,6页。

[3][4]杜莹. 从博物馆满足亲子观众需求谈博物馆亲子美育品牌建设[J].中国博物馆,2016,第二期,92

[5] 叶一舵,白丽英. 国内外关于亲子关系及其对儿童心理发展影像的研究[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152):130

[6] 王争艳等,家庭亲子沟通与儿童发展关系[J]. 心理科学进展,2002102):192

[7] 叶一舵,白丽英. 国内外关于亲子关系及其对儿童心理发展影像的研究[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152):132

[8] [9]叶一舵,白丽英. 国内外关于亲子关系及其对儿童心理发展影像的研究[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152):134

[10] []维克多 罗恩菲德(Viktor Lowenfeld)著,孙吉虹、唐斌译,《你的孩子和他的艺术》,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22

[11]叶一舵,白丽英. 国内外关于亲子关系及其对儿童心理发展影像的研究[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152):132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相关文章

主页 检索
日历
二维码
扫黑除恶

广东省文化厅扫黑除恶举报方式


举报电话:12318
举报网站:“广东省文化厅公众服务网”中“业务投诉箱”
举报网址:点击举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