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艺术国际】广东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第六回——“四张机”孙策个展

录入时间: 2018-10-09

展览城市:广州
策展人:于洋
展览时间:2018-09-30~2018-10-26
展览地点:广东美术馆7号厅
地  址:广州市二沙岛烟雨路38号
参展人员:孙策
主办单位:广东美术馆

总策划:王绍强

学术委员会主任:王绍强

学术委员:皮道坚、吴洪亮、杨小彦、于洋、胡斌、项苙苹、管郁达、孙晓枫

四张机,似曾见

——孙策作品的空白意象及其寓言性

以架上油画视觉语言,如何回应当下的社会现实与文化语境,如何通过图像与画面质感本身的重构,呈现对于视觉艺术本体的反思,这些都成为当代架上绘画面对的课题。这些难题,也成为青年油画家孙策自我设定的命题。

孙策是一位善于思考的艺术家,也是一个勤奋的理想主义者。在其画室辗转搬迁的过程中,海德格尔、艾尔·帕西诺、帕格尼尼、弗朗西斯·培根的肖像照片永远挂在墙上,他凝视着这些遥远的面孔,却想在作品图像中靠近他们,与他们对话。在过往的中央美院求学时代,他从写实油画的路径中走过,曾迷恋烛光背景的情境表现,并渐渐走向对于古典图像的叛逆与反省之路。走出学院之后,孙策在精神的蜕变中不断趋向简括中的丰富:从“移动山水”系列由传统山水画的图式中抽绎出色块表达与图像表现的可能,及其对于卷轴山水画的刮擦解构与重新读解,到“人造物”“自然物”系列对于颜料笔迹、画布媒材的省思观照;从“空色”系列以油彩媒介对于自然植物树枝藤条的涂抹封存,到“空白”系列通过颜料在画布的自然流淌与封蜡处理,所呈现的表现与具象的聚集共存,孙策始终以创作践行不断地追逐其思考的深度与速度,并希图从中不断靠近他心目中的理想境象。

然而,孙策的图像似乎并未日趋清晰明了,反而进一步走向混沌与困惑,以至走向对于绘画艺术本体、视觉语言本身的反省。或者说,他将一种看起来理所当然的视觉的“必然”,重新解读为物象的“或然”,乃至在时空维度上还原为意象的“似曾”。

于是,一切都成为“似曾见”,都成为充满诸多可能、无限机锋的寓言。这个展览也选择了一个看起来蕴含玄机的题目——“四张机”。在这里,“四张机”一语双解,既为古乐府词牌《九张机》之词文,又近“似曾见”之粤语谐音。一方面,此语原出自两宋文人模仿搜集民间词的语句,后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章段引用延展了此词的蕴意,诗性言辞的比兴手法使其充盈着丰富蕴藉的内涵。在《射雕英雄传》中,周伯通与瑛姑之恋,伴有一首幽怨的《四张机》:“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金庸借用其中的《四张机》来喻射周伯通与瑛姑的情缘。另一方面,作为“似曾见”的粤语发音,“依稀往梦似曾见”的唱腔旋律,一直萦绕在上世纪70、80一代的少年记忆中。其一,“似曾见”显现了一种视觉图像的记忆,正暗合孙策作品中蒙尘的既视感,以看似建构的方式,完成对于物象与观念的解构乃至重构;其二,“四张机”对于这个展览而言又只是一个目录,通过展览的四个单元章节,即“一张机 • 移动山水”、“二张机 • 空白痕迹”、“三张机 • 蔓延重构”、“四张机 • 造物内省”,呈现了出自现代学院造型艺术践行、继而完成当代观念延伸的青年画家孙策,近年来的创作心路历程,及其对于绘画的手感情结的警惕与反省。

“四张机”,亦是“似曾见”。观看的过程与结果,如同一个问题的两面,随时间漫漶隐去,又将在未来清晰浮现。这次展览,既源自于十余年来我对孙策作品的持续性关注,更得益于“广东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的平台与契机,得益于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先生及展览学术委员会专家们的支持。“四张机”作为孙策艺术创作表达的一次阶段性汇总展示的契机,藉此得以呈现。而他在艺术之路上的行迹,或许也可在其中“似曾见”了。

于洋(展览策展人、美术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