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雅昌专稿】林墉山水画新作亮相广东美术馆 76岁的他是否霸悍依旧?

录入时间: 2018-04-26

雅昌艺术网专稿
陈峰 著 2018.04.26
 
“林墉:似山还似非山”展览海报
 
导言:2018年4月25日下午,“林墉:似山还似非山”在广东美术馆开展。本次展览由广东美术馆主办,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担任艺术总监,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璜生任策展人,集中呈现林墉近四年来创作的山水画新作52件,展览将持续至5月22日。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李劲堃称,这次展览是林墉继2003年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霸悍的恣丽”作品展后第二个重要的展览。
 
15年前的那次展览上,人们最关注的还是林墉赖以成名的人物画创作,其人物画作品的特点被总结为霸悍、坚实、俏丽、媚艳……15年后,林墉的创作兴趣早已转移至山水,这些特点是否有延续?他的山水画作品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面貌?
 
 
展厅走廊里的林墉“动作照”
 
 
“林墉:似山还似非山”展览现场
 
尚未步入展厅,走廊两边的墙上便可看到大量“林墉”,这是一些连续拍摄的照片,动作间差别不大,但抓拍的瞬间的强化使人显得格外生动,王璜生希望观众进来后先看到一个生龙活虎的林墉。
 
进入展厅,首先闯入眼睛的依然是连续拍摄的林墉“动作照”,不过,仔细看会发现,这些照片高低不平,展厅的作品也同样如此,形成了凹凸的结构,这是王璜生有意为之,为的是打破往常山水画展览过于平面的呆板,尝试使平面与立体有所结合。
 
这些展出的作品尺寸相似,多由一张张小幅画拼接而成,画完再装裱在一起。王璜生利用了这些特点,使一些作品似拼非拼地放在一起,“这样既符合林墉作品的特点,又增强了展厅的视觉力量,同时也是对作品与空间、作品与视觉的关系进行的一些新的尝试。”
 
 
 
 
展览不设开幕式,而是设茶台供老友相聚饮茶聊天
 
本次展览策展人王璜生(左)与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李劲堃(右)交流
 
因“美人图”名声大噪 大病后激流勇退
 
林墉1942年生于广东潮州市,三代单传,自小备受呵护,“童年总泛着女性的柔光”。潮州丰富的民间艺术,如潮绣、剪纸、扎纸、石雕、木雕、陶塑等,也给予他润物细无声的滋养。他曾自述,“潮州古城的风情唤起着我童年的艺术饥渴。精巧明丽,秀美鲜艳本就在我的血中突突奔流。”
 
童年的经历也许奠定了林墉此后的人生道路和艺术方向。1958年至1966年,林墉先后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附中和学院中国画系。三年附中,学的是素描和水彩,都是苏式的契斯恰可夫体系,水彩也是苏式学院派。“这段严格的写实锻炼一直给我带来自信,使我充满着毅力和果敢,走着以后的历程。”
 
1966 年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后,林墉被分到南海边沿的斗门县文化馆工作。在那里,他什么都做,“抄写、油印、收发、画报头、出墙报、剪花边、制布景、挂横额、扎纸花、导演话剧、二胡伴奏等。实践使我成了百家子弟,也即是万金油。”
 
林墉 好得很 312x260cm1969年
 
林墉 调查归来 250x200cm 1971年
 
林墉 八路秧歌进村来 221x446cm 1976年
 
不久,文革开始,因绘画才能,1970 年,林墉参加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历史画创作组。此后至1976年,他先后创作了《好得很》(1970年,现藏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调查归来》(1973年,入选广东省美展,现藏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战地新歌》(1975年,入选全国中国画展)、《八路秧歌进村来》(1976年,现藏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历史画,这一时期,他的目标是,“我的国画人物创作要与油画放在一起而不逊色”。文革结束后,林墉已经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并调入广东画院任副秘书长。
 
1978年,是林墉人生中至为关键的转折点。这一年,他以“中国美术家友好代表团”成员身份出访巴基斯坦。“在巴十来天,我被奇异的风物迷得神魂颠倒,大画特画,回来后整理出二十多幅国画和一百多幅速写。”回国后,在江苏省国画院举行了第一个个展“林墉作品观摩展”,后又在广州文化公园举办访巴展览,这些作品同时由岭南出版社出版为《巴基斯坦写生》画辑。
 
1981年应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邀请与妻子苏华第二次访巴,1983年应巴基斯坦总统邀请与妻第三次访巴,并在巴基斯坦五大城市举办巡回画展,次年,林墉与苏华各获巴基斯坦齐亚·哈克总统颁发的“卓越勋章”一枚。198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林墉·苏华访问巴基斯坦作品展”,并在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举行授勋典礼。
 
林墉 新娘 67x68cm 1981年作
 
从1978年到1985年,林墉在各地的展览、出版不断。在他的巴基斯坦写生作品中,富有表现力的中国式线条和笔墨与热烈明快的色彩相结合,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伟铭曾评论道,“这批域外之作,总体来看,在风格上虽然延续了以前的写实笔法,但纵逸恣肆的线条使其更接近自由流畅的‘速写’;可能为了进一步突出语言的概括力,林墉有时也在这种写实风格中糅进一些装饰因素。”
 
这其中又以其风格突出的“大美人”形象最具辨识度,乃至成为林墉绘画的标签。1994年,王璜生为林墉写了一篇题为“霸悍的恣丽”的评论文章,后成为2003年林墉个展的主题。这篇文章主要论述林墉人物画创作的艺术特点,王璜生写道:“可以说,林墉绘画的总体特点是‘充满霸悍之气的精神张力’”。即使他笔下的美人,也“美”得令人感到震惊感到战栗感到不自在。“这就是林墉的张力,充满侵略性的霸悍张力。”
 
基于林墉在绘画艺术上的成就,他的身份也变得多样起来。1998年,林墉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同时任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省文联常务副主席、广东画院副院长、广东美术创作院院长等职,且在多个大学任教。
 
从1978年到1998年的十年,林墉似乎一帆风顺,获得了足够高的成就与荣誉。但1999年,生活来了个急转弯,一场大病使他突然就到了生死的边缘。
 
林墉 毛毛 67x82cm 1978年作
 
这之后,林墉便深居简出,闭门谢客,悉心养病之余便是搞创作。李伟铭认为,“林墉的生之焦虑,直接地表现在他的绘画中,并顺理成章地形成了他这一时期的大部分作品的基调—于滞涩中追求奔放的紧张感。尤其是,当生理机能的损伤一度阻遏了他一向流畅灵活的笔法的挥洒的时候,寻求思想自由和艺术自由的欲望就更加强烈了。”
 
林墉的主要创作题材也从人物转向了山水,尽管已画了20年,但他说对山水“正在琢磨,才刚开始”。“我原来还画点儿人物,画着画着感觉没兴趣了,就画画山水,我这个人波动比较大,变来变去,而且变得自己很痛快,很过瘾,可能过段时间画山水又觉得没意思了又会变。”林墉说道。
 
 
 
“林墉:似山还似非山”展览现场
 
霸悍依旧的林氏山水
 
2003年,王璜生时任广东美术馆馆长,策划了“霸悍的恣丽”这个展览。2018年,王璜生已恢复艺术家的“自由身”,却欣然应邀再次出山,策划了此次展览“林墉:似山还似非山”。
 
王璜生从林墉这些年创作的几百幅山水画中选出了70余幅,又从中选出52幅展出。这些作品分成了三个版块:“云山悦我”“很古很久”“不问岁月”,题目均来自林墉作品的题词,“每个版块都有一定的代表性”,王璜生说道:
 
 
“云山悦我”主要集中在山水、山云等,林墉老师是一个带有非常强烈的文人气息的艺术家,他对中国的哲学、人跟周围、跟自然、跟世界等等的关系,在这个板块以及他的题字中表达了出来,既是融合又是对话,这是比较有意思的。
 
云山悦我 林墉 纸本水墨 2015年
 
很古很久 林墉 纸本水墨 2015年
 
不问岁月 林墉 纸本水墨 2015年
 
“很古很久”主要跟石头的表达有关,它更多的是跟凝固着历史、磨难等东西纠结在一起,石头本身带有很多历练,风雨雷电等各种各样的磨难形成的一种非常具有内在力量的东西,这是第二个版块想要表述的一点。
 
第三个版块“不问岁月”,更强调他本身曾经的辉煌和磨难。包括他的身体出现的状况,这对一般人来讲可能会完全被打击下去了,但是他会超脱,不问辉煌,不问岁月,超越这一切,自由地去进行创作,去体现他的生命力和一种精神状态。
 
这三个版块所突出的作品特点各有侧重:“云山悦我”版块体现了林墉的通达之情。画山画水,恣肆挥写,与山川对话会意是最好的超越人生种种无奈和孤独感的方式。
 
王璜生认为,“霸悍”“恣丽”,是对中国传统所谓的“古雅”“阴柔”美学理想的挑战。而在最近的这批大山大水作品中,林墉更进一步展现了他不羁恣意的“狂”,笔墨的飞动,山石的扭动,云水的扯动,黑白的律动,构成了画面的“势”与“力”。
 
过山问 林墉 纸本水墨137cm×205cm 2015年
 
这种对画面“势”的表现,一方面是在中国传统山水美学的基础上的应用和扩展。另一方面,林墉在这些山山水水中,将这种动态能量推向于当代的视觉表达,从画面结构、线条、块面、松紧、节律、形态等形式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生成出变化、对抗、动向的能量张力。
 
“很古很久”突出表现的是林墉绘画美学的另一个面向,即“团块”与“凝重”。王璜生写道:在林墉以前的人物画中,那种大胆的浓重的色彩,墨与色的板块交错和叠加,形成着凝重的团块感。而在近期的这些山水山石,包括杂树老藤作品中,那种扭结着的力量,构成了画面“团块”形态,巨石的团块,山壑的团块,云水的团块,老藤的团块,连疏竹疏梅,也成为扭结着的团块。还有空白的团块,有古代画论之所说的“密处密,疏处疏”“密不通风,疏可走马”的境界。“团块”是一种扭结、聚合、凝重的力量,它的美学特征正是纠结着丰富的多样性和充满张力的矛盾性。
 
春水如油 林墉 纸本水墨 2015年
 
“不问岁月”中,“林墉很坦然,不问光辉,不问岁月,只写青山老树古藤苍云。在这一板块,山间荒野,杂树乱花,古藤刺竹,老梅残荷,还有那山岚野烟,苍云凉月,霜风冷露,每个画面都呈现着一种历经岁月的生命自在状态。”
 
在这个版块中,可以看到林墉的“老”与“野”,王璜生这样描述:苍劲老辣的用笔,率意老劲的笔性,恣肆老重的墨气,自在老健的物象,无不指向于“老”的境界。然而,如果说传统经典的“老”更多的是与“浑厚华滋”“苍润圆融”相联系的话,林墉的“老”却有意无意中多了一种“野”气:老辣、老劲、老健,老而野,一种不羁的“老”,扭动张扬在为所欲为的画面上。
 
霸悍、凌厉、无所顾忌、充满力量……王璜生如此形容林墉的这些山水画作品,这些特点与他早年的作品一脉相承,但更加极致。林墉的作品一方面是对恬静、安祥的传统山水画面貌的反叛,对“古雅”“阴柔”美学理想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是在试图建构一种带有南方的审美品格的美学思想或样式,与北方相对讲究朴素、艰辛而厚重的美学品味拉开距离。
 
松梅有约 林墉 纸本水墨 2015年
 
“走进去”又“走出来” 直至“无法”境界
 
李劲堃认为,林墉的老师杨之光属于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国画家,他与黄胄等一代人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用素描和主题创作把清末民初的人物画成功过渡为新国画,而林墉属于把新国画往前推得更加成熟的一位很关键的人物。
 
杨之光以现实主义的人物主题创作方法形成了新中国人物画的一种范式,让广东的人物画在全国产生影响,林墉则是在这种创作方法之下学习,并于80年代推动人物画发展到另外一个阶段,也就是从人物画现实题材的表现过渡到对绘画本体语言的探索。
 
在大量笔墨训练的基础上,林墉既有“法”,又突破“法”,具备高超的情怀和素养。他晚年的这批山水画创作,在大气磅礴中呈现了一种表现性,他因此也达到了艺术中“走进去”又“走出来”的境界。
 
 
“林墉:似山还似非山”展览现场
 
王绍强也表示,也许真正的艺术大家修炼到某种程度后往往呈现出“无法”的态势,林墉的山水画中并不存在前人的影子,却都是自己的“身影”。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在他的笔墨里看到的是一个非常有力度、意气风发、与他的年纪并不太相称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艺术家。
 
他认为,林墉的山水画具有很强的当代性,既有当代的审美也有当代的创作面貌,包括构图、画面组织、创作方法等,这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又有诸多创新和发展。
 
而对于林墉及其创作的深入探讨,应该将他纳入当代岭南艺术范畴来进行的重要个案研究。“这个展览与去年郑爽老师、王玉珏老师的展览同属一个体系,是在世岭南当代大家的系列展。林墉老师这辈人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是他们拥有为之坚守一生的艺术理想,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毫不动摇。二是,他们的艺术创作跟国家、社会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个人理想与国家理想一脉相连。三是,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不间断地进行创作,可以说是劳动楷模,在持续性创作方面即使很多年轻一代的艺术家都难以与之相比。因此,在我看来,林老这一代艺术工作者绝大多数都倾其身心地投入到艺术创作当中,是饱含深情、执着而可爱的艺术家。” 王绍强说道。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