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艺术观察】林墉•似山还似非山作品展4月25日至5月22日在广东美术馆举行

录入时间: 2018-04-19


前言
 
196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林墉,自20 世纪70 年代以来,便以霸悍、坚实、俏丽的绘画风格独树一帜,展现出强烈的个人气质。从近年的作品来看,他更是疏离于当代中国画主流中的技术性表现或从一而终的个人风格的拷贝,将审美引领到一种多样性的个人情怀之中,走出了一条既不囿于传统亦不重复自己的道路。
在谈及自己的山水画创作时,林墉曾说:“余笔下山水,出于胸中、心中。眼中所见,出之一二而已。非无眼,唯余有心胸也。故知余心胸者,也知余山水”。由于身体的缘故,林墉并不具备对景写生这一山水画创作的“先决条件”,而这种缺失也恰恰消除了现实世界对创作的语言负累,使其不再心存顾虑地选择了心灵的自由。
 

春水如油/林墉/纸本水墨/2015年
 
林墉紧紧抓住中国画抒情写意的根本特质,弱化了画面的描绘性,而强化其表现性,使绘画真正与心灵契合,向内在表现走去。与时下流行的小笔满铺画幅的山水不同,林墉善于把小情趣转化为大意境,他审慎地处理情、景、境之间的关系,使水墨与传统的人文精神不至于脱节而走向“抽象画”或“非水墨画”的境地。他以高度概括的手法,用雄健率直、纵横纷披的笔墨创造出既迥于传统又不流于时代的个人水墨风格。画面中点、线、面的交织穿插,汇成笔墨的洪流恣意奔腾,在画面上形成充满生命力的纵横潜流,使作品充满激越昂扬的气势。
 
 
若无全情投注于创作中,绘画只是苍白无力的符号堆积。林墉善于把这种激情纳入他理性的构架之中,画面上突显的是带有构成性的布局,而这种结构美感与笔墨情趣又紧紧地交织在一起,显示出他正在逐渐强化的主观表现性和笔墨的自主性,而这也正是林墉自然心境的宣泄与流露。林墉的近作或许与观者习以为常的传统审美观相冲突,乍看逸笔草草,不求形似,需久观方能见其动人心魂之处。
 
广东美术馆
2018 年3 月

展期:2018年4月25日—5月22日
展厅:广东美术馆1、2、3、4号厅
 
在林墉最近的这批大山大水作品中,山、石、云、树、古藤、杂花、野草、乱流,看到读到的是一种生命的心境、情境、意境,是一种随心所欲超越三界的生命境界。对于林墉的画来讲,画面上的文字却恰恰是很有意味的读画入口,甚至是起到点睛的意义,有着无限把玩的空间。像“云山悦我”“很古很久”“不问岁月”“本来不知”“老眼看山”“白云与我有相约”“至上无息”“沉静之力”等等,这些题画文字,既有中国经典文化的哲学智慧及语言音韵之美,又有现代汉语所带出的当代哲人气息及锵锵作响的文心诗性。
 

云山悦我/林墉/纸本水墨/2015年
 
本次展览分为“云山悦我”、“很古很久”、“不问岁月”三个版块,“云山悦我”版块的作品进一步展现了林墉不羁、恣意的“狂”,笔墨的飞动,山石的扭动,云水的扯动,黑白的律动,构成了画面的“势”与“力”。“很古很久”版块所突出表现出来的是林墉绘画美学的另一个面向,即“团块”与“凝重”。而“不问岁月”这一版块,山间荒野,杂树乱花,古藤刺竹,老梅残荷,还有那山岚野烟,苍云凉月,霜风冷露,每个画面都是一种历经岁月的生命自在状态。
 

不问岁月/林墉/纸本水墨/2015年
这一代人曾经轰轰烈烈地向往“光辉岁月”,在风雨中自信过,彷徨过,挣扎过,希望拥抱自由,改变现实与未来,他们去做了,但“问谁又能做到”?因此,林墉很坦然,不问光辉,不问岁月,只写青山老树古藤苍云。本次展览将展出林墉近三年来创作的山水画作品40余件。
 

很古很久/林墉/本水墨/2015年
 

松梅有约/林墉/纸本水墨/2015年
 

半夜一瞬/林墉/纸本水墨/2015年
材料提供:广东美术馆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