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信息时报】来广州影像三年展,体验脑洞大开的影像创作

录入时间: 2018-01-10

梁钜辉《城》
 
最早关于中国的摄影就拍摄于广州。
 
蔡东东《卷起的路》,老照片被有意识地撕起一条。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从摄影与电影的发明,到电视技术的出现,再到数字与互联网技术对影像的转化与激发,今天各种类型、不同层面的影像无处不在,深刻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世界与观念世界,以至于我们已完全可以把当代社会叫作“影像的社会”。此时,广东美术馆重新开启了对影像的研究。12月15日,由广东省文化厅指导,广东美术馆主办的“复相·叠影——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本届广州影像三年展由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担任总策划,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鲍栋和曾翰担任策展人,展览以“复相·叠影”为主题,分为主题展和特别展两个部分,邀请了来自中国、日本、新加坡、法国、西班牙、瑞士、巴西、阿根廷、秘鲁、美国等国家和地区58位艺术家的作品参展。王绍强表示,“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的启动标志着一个影像时代的开启。”
 
划重点
 
特别展:邀你来读百年“粤影”
 
在广东美术馆的三楼,是此次影像三年展的特别展,“镜像粤影”。在这里,观众可以深入了解现代摄影与珠三角地区的历史和文化发展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19世纪,摄影术诞生不久便被法国的贸易使团带到东方,首先进入粤港澳地区继而扩展至全国。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香港开启了长达三十余年的沙龙摄影时代,涌现出一批以照相馆为经验展开的摄影作品。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珠三角一直是当代摄影艺术实践的重要场域,艺术家们用镜头记录了城市化的变迁和消费主义浪潮。因此,若要探寻中国各个时代的摄影诸相,首先应“回归”珠三角。
 
“镜像粤影”特别展以粤港澳区域的摄影史研究和对全球化历史平行关系的思考为出发点,通过15位/组艺术家的作品,以不同时期的摄影师或艺术家的个案研究和展示,探讨摄影与历史、与社会、与我们所处时代的关系,凭借采样的形式呈现跨越百年的影像创作历程。
 
这部分将展出清末阿芳(1839~1890)原版蛋白照片;约翰·汤姆逊(1837~1921)19世纪末来华拍摄的“中国和中国人的影像”;何藩(1933~2016)1950至1960年代所拍摄具有独特几何美学以及东方古典唯美意境的“新都市摄影”;广东美术馆重要摄影藏品:沙飞(1912~1950)从广东到上海再到延安晋察冀,从一个左翼艺术青年成长为红色摄影奠基人,他所拍摄的抗日战争时期重要并具有代表性的历史图像;再到21世纪初曹斐、丘以独有的影像方式对于城市化进程的记录和描述。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告诉记者,这次广州影像三年展给了他机会去回顾那些他认为还不完整的摄影史。“因为当我们去看德国人或者法国人所撰写的摄影史时,会发现里面介绍的艺术家大多来自德国、法国或美国,有时候可能会介绍几个日本艺术家,但如果你想在摄影史里面找到一位中国人,是找不到的。而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去了解中国的摄影史。”
 
前世今生:从“摄影双年展”到“影像三年展”
 
在展览开幕式上,王绍强介绍了广州影像三年展的“前世今生”。
 
“广州影像三年展”的前身为广东美术馆主办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是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大型国际性摄影双年展之一。回顾过往的三届摄影双年展(2005年,2007年,2009年),每届确立一个主题,学术面向各有所侧重,严谨地梳理摄影史,展现当代摄影实践;同时激活了国内美术馆对于摄影研究和收藏的热情。
 
广东美术馆于2017年重启“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这一品牌项目,并将“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正式更名为“广州影像三年展”。更名的原因是,随着数字化和互联网的发展,技术视觉媒介领域不断拓宽和发展,摄影在很大程度上已属于广义的影像文化的一部分,现在的“影像”概念既包括静态的摄影,也包括运动的录像,还包括跨越性的媒体艺术。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使用各种新的媒体介入摄影领域,拓宽了摄影多元的表达力。
 
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略特表示,策展方期待能通过广州影像三年展,与观众及社会建立联系。“在展览结束后,策展人或美术馆或许能考虑将这个展览带去别的国家展出。因为我曾带着中国、韩国等地的艺术家作品到不同地方展出,我发现当地的观众都很开心能有这样一个窗口去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对我来说,文化是值得分享的。”
 
看展览
 
他们拍摄——具实验室风格的技术诗学
 
这个占据了广东美术馆全部12个展厅的大展,是从观众自己的眼睛开始的。
 
1号厅一进门右手边有个小小的台子,里面有个U形镜,这样观众俯视这件装置作品时,左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右眼,而右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左眼,艺术家蒋竹韵用最简洁的视觉技术和观众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在这件装置对面,作品《融化之中,站立的轮廓》则呈现了一种更具实验室风格的技术诗学。在一整天的时间中,每隔15秒,六台相机同时拍摄一把椅子,椅子的一条腿是用冰做的,相机的镜头聚焦在椅子不同的位置。最终所有的照片被剪辑连接成一段反复切换角度与焦点的四屏影像,影像中的椅子随着视点的切换而重复“摆动”,在这种空间的循环中,冰逐渐融化,椅子的这条腿最终消失,时间呈现了它的不可逆性。
 
在展览的第一部分,许多作品显示出对技术与媒介本身的欣然尝试。来自中国香港的林博彦和来自新加坡的黄承聪尝试从制造影像的工具、方法和过程入手,去解构和反思摄影的根本元素。谢桂香把水果、鱼、种子等有机物裹扎在显影相纸中,再埋进土壤,让它们之间直接发生拓印式的显影反应。
 
美国艺术家佩内洛普·昂布里科的作品《界限:摄影大师》考虑的是数字洪流中的摄影模拟史,他将经典照片中的山作为背景,在iPhone上安装了上百款相机应用。照片纹理、点阵屏幕、像素和屏幕分辨率相互碰撞,进而产生起伏的波纹。在相机应用滤镜的迷幻色彩和iPhone重力传感器的迷向效果的双重影响下,作品中原本的山无从辨认。
 
他们剪贴——感知影像中被遗忘的部分
 
数码时代没有拍坏了的照片,连修图软件都无法拯救的那些废片早就被你一键删除了,但在胶片时代是有的。朱荧荧从旧物市场中找到了一组拍坏的地理风光照片,按照山脉的起伏曲线连接起来,构成一种传统山水手卷的形式,或者,挑选出彩色废片中的那些曝光错误但却异彩纷呈的片段,编辑成一段像光谱又像宇宙虫洞似的影像,还为之谱曲,制成视频。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的感知被带到了影像世界中那些几乎被遗忘的部分。
 
这些艺术家还对老照片下剪刀。蔡东东把废弃的照片当作现成品来使用,做成了一组装置。这些照片被弯曲、折叠、刮擦、穿刺、切割与编织。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原本不起眼的图像在硬件基础的层面上被修改与重组,重新获得了意义。
 
法国的艺术家托马斯·苏文走得更远,2015年,他获得了一本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由某佚名上海大学摄影系学生制作的影集,影集中主要是传统肖像摄影。而日本艺术家小池健辅是一名拼贴高手,他将这本影集里的原版底片重新冲洗而得的银盐照片用一把裁纸刀剪剪贴贴——不增加其他材料,也不移除任何原有的部分,正如其命名——《不多,不少》。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