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menu

前言

录入时间: 2017-09-09

“我在”——2017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作品展
 
“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成立于2006年,由处于不同区域、各自独立的版画艺术工作室组建而成。其主要成员既是经历过中国版画艺术思潮转型,广受学界及公众认可的版画艺术家,也是任职于国内各大艺术院校的美术教育家。联盟成立至今十余年间,分别在北京、上海、湖北等地美术馆与艺术机构推动以“我在”为主题的版画艺术展览。在今年初秋,“‘我在’——2017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作品展”来到了广东美术馆,为公众呈现出中国当下版画艺术的发展状态之余,也阐释了艺术家在群体状态下如何实现自我身份的表现。
 
简·罗伯森(Jean Robertson)与克雷格·迈克丹尼尔(Craig McDaniel)曾说明,艺术家是从自我的公共意义和个体意义两个层面来认识自我,并表现自我。在艺术家群体中,艺术家因某种文化关联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为特定的目标发声。最早的艺术家团体或许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行会,人们为了经济、宗教或社会性目的聚集在一起,而隶属于医师和药剂师公会的画家能获得更多稀贵的颜料及市场利益。到了20世纪初期,许多目的更为纯粹的当代艺术团体涌现,就如集结一切革新派,关注社会问题的德国表现主义组织“桥社”(Die Brücke),也有与超现实主义划清界限,意在探索抽象与无对象的艺术创作的“抽象创作社”(Abstraction-Création)。当中国处于中西文化冲撞交融的年代时,也出现了诸如“决澜社”“赤社美术研究会”“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等寻求中国美术革新之路的艺术家团体。在当下,“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同样以艺术家团体的形式活跃。相信对于联盟中的艺术家而言,联盟的存在不仅是一个组织展览、出版,建构资源共享与学术交流的平台,更是一个以共同的艺术追求为根基,并以强调版画艺术在当下语境中的独立价值为目的而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群体。具有凝聚力的联盟使艺术家们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艺术家们在深化版画表达语言,加强学术界及社会各界对版画艺术的认识的过程中,以群体的名义建构起公共的艺术指向。就如2013年“我在”一展在江苏美术馆举行,彼时的联盟成员兼策展人陈琦便以原创版画家的身份发声,指出互联网时代下应强调版画独有的精神及形式特质并弱化版画的复数生产属性。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家团体在保持统一艺术指向的同时,就个体而言又是彼此独立并具有互补性的。参与此次展览的九位艺术家,是各具个体艺术观念,并拥有独特表达风格的版画艺术创作者。苏新平以旁观者冷静的视角观察着社会百态,他的版画作品虽干净利落并极具理性,却渲染出一种冷漠而神秘的意境,试图揭示在当今纷杂的社会中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陈琦一直强调版画的原创性,并以“版性”来概括版画独有的间接性印痕。他以水印木刻作为媒介来呈现理性的光影变化,作品具有很强的设计感,在继承传统语言的同时实则蕴含着深邃的当代诉求。贺昆的版画充满明丽的色彩与鲜明的节奏感,这源于其家乡——云南浓郁的地域特色,同时他又坚持着绝版木刻的表现形式,坚守着自我每一次创作的独立性。孔国桥擅以文本和符号化的图像来表达作品中的哲学理念,他通过强调版画“印刷”的特质来探寻版画艺术家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任务。卢治平丝网版画中的静物拥有一种莫兰迪式的自然雅致,他通过对传统文化符号的解构、重组、融合,在多元的当代语境下获得一种新的审美解读。宋光智的木刻版画黑白分明,以铿锵有力而守拙尚简的手法表现一种虽处于臆想中却富有秩序感的场景。徐宝中的铜版画总弥漫着虚幻、诡异的神秘感,他以一种细腻的手法为观者勾勒出自我的思辨状态。张广慧擅以抽象的元素渲染着典雅恬静的诗意与禅意,以文人关怀来引发观者对自然美与生命力的共鸣。周吉荣的丝网版画则展示着具有个人风格的色彩与肌理,其中既有对旧时光景的怀念,又有对中国城市现代化发展的记录与反思。
 
我相信,“‘我在’——2017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作品展”定能为观众带来别样的视觉盛宴。
 
广东美术馆馆长
王绍强
 
我在——2017中国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作品展的历史境遇
 
艺术工作室制度的产生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开始了,我们现在于欧洲一些著名美术馆里观赏到的作品,许多画作标签上都会标注某某Studio,或某某Workshop,著名的如拉斐尔工作室(Workshop of Raphael)、鲁本斯工作室(Peter Paul Rubens’Studio)、小荷尔拜因工作室(Workshop of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和伦勃朗工作室(Rembrandt’ Studio)等。应当说,艺术工作室是欧洲早期美术教育的一种方式,在中国则表现为私塾或作坊,但即使是在高等美术教育体系完备的今天,艺术工作室制仍然是学院美术教育内一种不可或缺的方式。这不仅因艺术教育具有个性化的特征使然,而且这种以大师名家为核心的艺术创作与教育,也需要艺术工作室的制度来予以巩固与扩展。

受西方艺术教育影响,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逐步建立起来的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直至五六十年代才在一些美术院系成立艺术工作室,但这一工作室制施行未久即在特殊的社会环境下连同整个中国高等教育的遣散而消解。中国艺术工作室的常规化至八九十年代才真正形成,并成为新时期以来创作自由、学术包容的一种艺术生态的体现。这里选择的九位版画家的工作室,大多形成于新世纪之初,有的是学院版画教育的一个组成,有的是社会版画艺术创作实践的基地,有的是艺术家自我创作工作室的社会拓展,但不论哪种方式,都代表了21世纪以来中国版画工作室制的一种形成样态与创作水准。

这九位版画家也同时是世纪之交中国版画处于低潮时期一直坚守版画艺术探索的佼佼者。其时,中国艺术市场虽起步未久,却风头正劲,而版画几乎被封闭在艺术市场之外,版画艺术在市场经济时代的这种被冷落,致使原从事版画创作的众多群体逐渐减少。此展主题词“我在”,其实正揭示了他们在那样一个版画被冷落的时代如何坚守版画艺术创作的真诚心理。版画在世纪之交的低潮,更体现在崇尚观念、贬低技艺的当代艺术流行上。版画被其时艺术流风冷落的一个重要缘由,就是艺术界对于版画过于讲求技艺的一种轻视。在客观上,经历八九十年代风情版画的创作热情之后,许多版画家逐渐走向了多样版种试验和多种语言探索的轨道,版画的痕迹制作被扩大到一种不恰当的位置,而忽略了版画作为一种表现思想智慧载体的艺术原义。这九位版画家在版画低潮时期的脱颖而出,是以他们在创新一种自我语言模式的同时,都把对艺术本体的追问放到了首位。这种“我在”,就不仅仅是每位艺术家的自我存在,而是他们把“我在”融入版画历史的境遇之中,言说了当代艺术之中版画艺术的“在场”,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表达了版画走向当代性的可能性。

作为“60后”“70后”画家,他们的版画探索绝少唯美或娱乐的因素,经历“动乱”“解放”与“复兴”的那一代人,骨子里都有种历史的沉重。这就是人们在孔国桥作品里能够鲜明感受到的一种刻录历史沧桑的精神底蕴,画面上的那些文字只是口述的笔录,而非官史对于历史真实的涂改。陈琦以超大尺幅的水印对于各种涟漪水波状写而表达的时间简史、编年史,也同样揭示了逝水如斯的人类永恒命题。宋光智把现实人物置于荒诞的场域与悬浮中,他所表达的显然属于一种精神上的现实体验,而这种对于现实的批判也无疑具有一种历史的立场或视角。显然,版画家们不再把描绘现实生活作为画面图像的内容,而是把精神感受、心理体验作为重新制造画面图像的依据或根本,以此改变以往绘画的图像叙事方式。

这九位画家都不由自主地将版画作为制造错觉、描模幻景的生产器。贺昆、周吉荣的风景都只是对风景某些标志的提纯,他们的风景都不具有抒情性,而是刻意制造出错乱、迷离的飘忽感或悬浮意味,即使像陈琦那些看似真实的水波却也因壁画般的超尺幅而形成一种心理错觉。这种将日常形象抽离原环境而形成的错觉,也最大程度地形成了心理幻景的真实性。也即,像苏新平那些以草原游牧民族与马群、羊群构成的具象形象的指代性,乃至像徐宝中那种从具象边缘抽离出的模糊形象的抽象感,都表明他们对制造幻景的浓厚兴趣。这种幻景或许也有几许唯美的成分,譬如卢治平的瓷瓶与青花系列,但幻景描摸的真实意图还在于显现像当代艺术那样创制富有隐寓性的、只能意会却难以言传的“隐秀”。

作为版画家,他们的“我在”都体现了充分运用或创造性地发掘版画艺术语言在表达“当代性”方面的独特智慧。他们是版画痕迹的创造者,也是通过版画语言生成异幻图像的能手。图像是当代艺术表达思想观念的基本元素,将世界变为有意味的图像是当代艺术之艺术创造性的核心体现。张广慧的“套版叠印”,实是消解了日常版画概念,而通过辅版对“主版”的破坏,在多版层的交错与重合中共同叠印出一种崭新的版画图像。陈琦用最单纯的水印技巧所形成的印痕,却细微而丰富地呈现了涟漪水波的图像。贺昆、宋光智依然保留执刀向木的直接性,但他们却能在刀痕木味里让人感受艺术主体那种一往直前的创作激情的同时,也在不断创造刀痕木迹的新鲜图像;孔国桥、徐宝中通过腐蚀、干刻、美柔汀与照相多种铜版技艺,同样解决的是异幻图像的生成命题;而周吉荣、卢治平的丝网平版,则在于破坏人们习惯了的日常图像经验。在这里,版画痕迹的探索既具有技艺的难度,也具有版画艺术的张力,而更多追求的则是当代性的观念图像。显然,痕迹与图像成为这九位版画家追索艺术当代性的路径与方法。

通过版画艺术工作室联盟进行个性化与规模性的艺术创作与艺术教育,扩展了人们对版画创作及当代性发展认知的局限,这正是此工作室联盟展的历史境遇与当下意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美术》杂志社长兼主编
尚辉
 2017年8月9日于北京

开放信息

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闭馆)

每日1630停止入场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

咨询电话:020-87351468

免费参观:观众凭有效证件入场参观

团体参观:10人以上团体请提前两个工作日进行电话预约,并按约定时间凭确认短信入场参观

热门文章
图片新闻